当前位置:主页 > 算命先生 >

算命真实案例夏仲奇算命故事100例

算命的准吗?如果准,有没有真实案例

我就碰到过一个神准的算命师、风水师,他是香港人,经常做香港明星的生意。如果这个算命的是骗子,或者水平不高,那么算出来的基本没什么价值。爱因斯坦等科学家认为,时间没有先后顺序,而且是相对的,过去、现在、将来没有任何差别,时间推演就像放映电影:结果已经有了,我们只是在演绎已有情节。所以神人是可能看到将来发生的一切的。你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师傅,所以你少见多怪、蜀犬吠日也是可以理解的。

算命准的真实经历吓人

我也算过命,但我个人觉得只能作为参考。富贵凭自己努力,恶难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真的有算命很准的人吗?

夏仲奇算命故事100例

盲人夏仲奇,山东人,已故民间命师,擅长八字批命,人称金口直断。他的故事流传很广,这里摘录一篇。 求财当有道,失道必遭灾 记得那是一九八八年的夏天,天气很热,一个小伙子前来算命,只见他穿一件白色的汗衫,下身着一条黑色的短裤,五官长得十分俊秀,看上去像个高中学生的模样。夏老师问他:“你想要算什么事呢?” “我想算一下我的财运,”小青年笑了笑又接着说道:“以前人家给我算命,说我命占三奇,是壬癸辛三奇,还说我以后要当大官,发大财,你算算我的财运什么时候会好啊?”那时学命的与算命的都不如现在这么多,他居然知道什么是三奇,我猜他一定是找过什么“高手”吧。江湖上那一套我也懂,什么 “夸少、骂老、说中年”,见了年轻人算命一定是要多说好听的,他们爱听,又迎合了他们年轻气盛的心理,这样才可以既使对方高兴,还能赚到钱;见了老年人和中年人怎么说,也有一套方法,不过这些只是走江湖混饭用的一些揣摸人心理的方法,与命理学没一点关系。而真正的高人,是不屑于这些的。夏老师让他先说出他的生日时辰,这个人的八字是:壬子、癸丑、辛酉、乙未。我一看八字,果然有三奇,而且按照有些书的说法还是顺三奇。我学六壬时,六壬老师跟我讲三奇如何重要,但八字中怎么看,我就不知道了。只见夏老师对小青年说:“我从你的八字上看出,你从十八岁到二十三岁这段时间的财运很不错。你今年刚刚十七,本是读书的年龄,但你不是读书的料,现在就会下海经商了。”他立即笑着应道:“老师你说得对极了,我从小就不喜欢读书,现在就在外边做事了,就是很不易。你说我到了十八岁起就开始发财,我信你。”老师没等他把话说完,又继续接着往下说道:“不过你若想要发很大的财,就还要等上一段时间,现在这个运还不是时候…… ”小青年立刻眉开眼笑,他呵呵笑了两声,问我的老师道:“那你能告诉我要等到几年以后吗?”夏老师告诉他说:“我预测你26岁(1997年)能发大财;另外,到你二十四岁的时候,你也能发,只是不如26岁那笔大,你就好好等个七八年吧。”这个前来算命的小伙子对夏老师推算的结果好像十分满意,我以为他听完老师刚才那番话就会走的,不料他又请夏老师为他再继续算一算他的婚姻。他对老师说:“我现在还没有谈过对象哩,你说我会不会要等到转财运的那一年之后才能找到女朋友啊?”夏老师说:“不会的,你的女朋友会很多,十八岁之后会多得让你忙也忙不过来。不过呀,我算你到28岁(1999年)才会结婚。” “谢谢,谢谢!”年轻人从口袋里拿出算命钱来交给我,准备走。“慢着,先别走,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夏老师好像有件大事要说似的,神情很严肃。小伙子停住了脚步,“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夏老师说道:“我刚才说的都是你命里边一些好的东西,那是因为你问我的尽是一些好事儿,但是你的命里头,也有些不好的东西,你想不想知道?”年轻小伙子愣了一下,随即立刻说道:“你也告诉我一声吧,不过以前别人给我算都说我是好命,说我发达得早,富贵一生,没人说过我的命不好。”我看得出这人自恃很高,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的命会不好。夏老师不客气的说:“你是信别人算的还是信我算的?如果你相信别人算的,那你就走吧,如果你相信我算的,你就听我把话说完。” “说吧,我听。”他要老师说。 “好的,那我就老实说了。”夏老师告诉他说:“你在结婚之后的第二年,就会有祸事发生。”年轻人有些惊讶,他跟着问道:“是什么祸事?是破财,还是我会生病。”夏老师摇头说道:“这两样都不是,你到了 2000年,会去坐牢。” “这不可能吧?”年轻人一脸的怀疑,他一点也不相信我老师的推算,我猜他一定认为夏老师算错了,他可能还不知道我老师从来就没算错过。这个人后来走了,夏老师跟我说,他不是什么好人,是一个大骗子。我很奇怪:“真的吗?他将来会因诈骗坐牢?”老师说:“是的!这个人将来是一定会发大财的,但是他的财路不正,他是要靠诈骗别人手里的钱财,才能够发达。” “那他会坐多长时间的牢?”我问老师。“他发大财后的三年之内,就会被抓到监狱里去,而且进去了以后,就永远也不会放出来。”我大惊:“老师,你是说他以后要坐一辈子的牢?”夏老师点头:“是的,这是他的命。”后来到了1999年秋,这小伙子又要找夏老师算命,得知夏老师已过世,就找到我,还带着他新婚不久的漂亮妻子,说当年夏老师算的都全部应验了,现在他搞了个酒店和夜总会,就是担心夏老师说他明年的那个牢狱之灾,所以找我再算一算,能否有办法解。我说:“你是个聪明人,命中的道理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都是事先定好的,如果我说能改,你也不会信我的,那为何不先将我自己变好,变成你这样的大款,也不用在这里给人算命了;再说了,如果能改,那我们就算不准了,也就没饭吃了,这个理你明白吧。” “那你还有什么忠告吗?”那人还是不死心。“常言道,天作孽,尤可活;人作孽,不可活。这里都有因果,佛家讲因缘果报,如果说有可能解灾解难,只有消了因才可能消了果,你弄下那么大的窟窿,怎么消,只有你自己想办法了。”其实,我心里知道,被夏老师算准的命就像是事先写好的约,一定是要发生的,没得办法解。我这么说,只是让他知道,他做的那些非法勾当,也能算得清楚,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后来,他们夫妻俩走了。一年后,他的妻子找到我,说他出事了,并说他们已经离婚了,想让我看看她本人的未来。我问:“什么罪?判了多少年?”女人讲:“巨额诈骗罪,死缓。估计这辈子出不来了,你预先就知道?”我说:“是呀,十几年前就算到了,是我老师给他算的,那时他还不太信。”女人叹了一口气说: “我就惨了,谁知道他居然是个骗子,看他开着大奔,又有很大的家业,原以为他有多少钱,就嫁给她。我原来是省文工团的演员,什么条件的没有呀,偏偏嫁给了他,结婚还不到一年就出事了,我这是啥命呀?”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这种女人也不值得同情,谁让她贪图人家钱财,落到这样的结果。想必他老公的所有财产全部没收,一个子也没落着吧。我记的她的命是:壬子、壬子、壬辰、丙午,七岁行运,读者不妨推一下她的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婚姻?乾造:壬子 癸丑 辛酉 乙未大运:3甲寅 13乙卯 23丙辰 33丁巳 43戊午段解:此造之发财是因为财库冲开了,为何是骗子,在拙作《命理珍宝》一书中有过解释骗子的命例分析,易友可以一读。我这里再提供一个黑社会头目的命,与之有相似之处,两命一作对比,就可以找出此造发黑财及其坐牢的原因。乾造:壬子 己酉 辛酉 己丑黑社会头目,壬子运的壬运大发数千万,子运辛巳年被捕,没收其资产,判无期。

周易算命,准的例子。

连瞎子自从拜会了摸骨神相高师父,我对盲派的技法和高人产生了很高的兴趣,我感觉盲派的技法是从古时一脉一脉承传下来的,含有很多的真实性与绝密性,不是市面上的书籍所能了解的,正因为那是盲派的赖以生存的饭碗,所以才会精益求精,许多的生存技能,如果不能与自身的饭碗挂钩,是很难达到高层次的,因为无关痛痒的事,人是不会痛下决心的,恩师说,不触及皮肤不能触及灵魂,此话大有深意!生活中的许多小事,都能说明这个深刻的道理,一次,院里来了一位卖气球的老头,大概有70多岁,高个子很瘦,吹那种长棍状的气球,用嘴吹起来,然后用手握成各种形状,一块五毛按大小卖,很多小孩买来玩,我看着好玩,就拿起一个也用嘴吹,可是那气球太硬了,我差点吹成痄腮,也没能吹起来,很好奇的就问那老者,我说,您咋能吹起来,我咋吹不动呢?那老人面无表情说,你不缺吃。一句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唉!真理啊!人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没到那个份上,到那个地步,没有做不到的……盲派预测一般是八字批命最多,也有一些独门绝技如摸骨神相,但是不多,最多的还是八字,但是八字里也有高有低,低层次的就是许多的条子,也就是一套一套的口诀,什么年上正财祖业传,富贵荣华守田园;若提财官来相助,品格高尚职升迁;男女婚姻皆如意,丈夫兴旺妻子贤;身旺财旺更为福,年纪轻轻攒大钱。而真有盲派高功夫的老师,那是天渊之别。从最初的不用万年历排八字,起大运。到断流年大运,断官财婚病灾,全是在心中运算,张口断来,尤其是断流年诸事,哪年高哪年低,哪年有个啥运气,不仅准而且细,就如同亲眼所见,很是神奇。甚至精确到一些事情的经历细节,甚至还能够断出一个人的婚姻配偶姓氏属相和准确的婚年离婚年,甚至破身同居年,使人不得不服气命运的道理。盲派最擅长和最高级的断法有几种最神,一,过三关,当然是真正的三关,不是江湖技巧,父母情况,弟兄几个,儿女几个,准而快。二,婚姻,当然不是似是而非的两来话,何年破身同居,何年结婚,配偶姓氏属相方向,何年离婚丧偶,二婚配偶姓氏属相方向,桃花外遇,三,发迹年与行业,一生定论职业,升官年罢官年,发财年破财年,财总数,官总度,四,伤病灾,准确的断出一生伤灾病灾意外灾,应验年份甚至月份,五,生死期,死亡状况,死法,死亡时间,比如得济不得济,就是父母临终在不在身旁和自己临终儿女在不在身旁,死亡时天气。这五点是盲派高人的看家本领,也是命数算法的至高境界,传说邵夫子的铁板神数和皇极神数能够精确到很细微的境界,如了凡四训里了凡先生那样,但是今世很难见到这个算法,倒是盲派还有一些高人隐居山野,但盲派不传明眼的规矩也使此术越来越令人担忧了。最早是在母亲讲述的经历中,知道并好奇盲派的算法的。我母亲跟我讲了她早年请西北门瞎老太太算命的事,很神奇。说是西北门那里下土路几里地有个瞎老太,房子像地窖一样,半截埋在土地里,房子外边都是灌木丛,听着描述的这个环境就很恐怖,房子里住着一个双目失明的瞎老太太,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生下来就瞎的老人,从小家里为了使她能养活自己,就请了盲派高人,住在家里,心传口授的教导了她这套算命绝技,当时是七几年,她算命就收五块钱了,那是相当贵的,给我母亲算的家庭诸方面情况如同亲见,别的记不得了,就有两句记得很清楚,并且因此和瞎老太发生了争执,她按口诀说,人家栽树你乘凉,人家生孩你当娘,当时我母亲还未谈恋爱呢,听到这个能不恼么,当时就吵了起来,不欢而散,但是后来,我都上到高中了,因为婶子英年早逝,而叔家孩子多,养不起,就这样一个堂妹就过继给了俺家,堂妹来时就上小学,进门就改口喊娘,还真是人家栽树她乘凉了,母亲当时就惊叹,瞎老太算的果然准啊!还有一件就是,瞎老太说我姥姥得不了我母亲的济,她说,紧一阵慢一阵,走到跟前不吭气,紧一绷慢一绷,走到跟前不吭声,后来我姥姥去世时,我母亲看守了一天一夜,轮到她吃饭,刚出门没多久,就接到电话说我姥姥不行了,赶紧赶过去,走到跟前,姥姥就咽气了,真是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啊!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在听我母亲讲述后,第二天我就拉着一位朋友,赴西北门寻访瞎老太了,可是人家家人说,瞎老太去世多少年了,早就没人问起过了,冷不丁的一问还怪吓人的,她的算法没传下来,原因是没有失明的后人,唉!可惜啊!后来见到过很多位盲派算命艺人,行话叫暗金,但是都没有那么神,本以为盲派绝技早已失传了呢,直到后来访到连师父,才真正的见识了传说中的盲派算法。那是一个道友讲述的,她说是经X县连瞎子算出和谈了几年的男友要分手,并且是在某月某日,就这天分开,她见识过连瞎子的算命手段,向来是弹无虚发,所以很恐慌,就请连瞎子破解破解,但是人家连瞎子说了,死规矩,不能破,命里定死的事,谁也破不掉,所以这个女的就去寺院寻求帮助,寺院里的尼师给她讲了半天因缘果报,劝她放下,随缘,就是劝不住,什么都明白就是放不下,正巧遇见了一位修密的佛友,那佛友当时也是好心啊!就给施了个法,用法后据她说,俩人关系确实很好,比以往更好,自己也觉得没事的,可是到了连瞎子算定的日期,就是那一月那一天,突然他男友就像中魔一样,在大街上因为一点小事和人家打架,失手捅伤了人家,当时就被抓了起来,判了三年有期徒刑,那女的哭着想等着,可是她家里老人不愿意啊!就给介绍了一个对象,人家挺老实也挺体贴,就这么地结婚了,后来前男友出狱,她孩子都出生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命运突变,还是没有跑掉,人都是这样,总想着自己要怎样怎样,认为什么都好似紧紧抓在自己手里,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抓不住,一切事物就是因缘假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无常啊无常!我听了这个讲述,就觉得这个连瞎子很神,打听了确切地址,抽空我就搭车访去了。 连师父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住在一个小康楼里,房子很大也很漂亮,明窗净几的很干净,我去时那屋子里多的数不清的人,连师父算命要三十六块钱一个男命,四十八块钱一个女命,他说是女命麻烦事,我想也可能女人比较啰嗦吧!连师父就坐在一个很大的椅子上,软靠背软扶手,他倚靠在椅子背上,很放松的状态也很潇洒,穿的很得体,蓝色中山装,戴黑色眼镜,我在后边排着队,就发现总是有一个年轻女孩,帮助排号维持秩序,跟服务员似的,连师父算一个男命大概二十分钟,算一个女命半小时,略一思索张口就说,那是一斧子砍个橛子,跟快刀斩乱麻似的。挨到前边时候,我就大约的听准了几个命例,一个中年妇女算命,连师父听了生辰,掐了大约三分钟,就说出了四柱干支,然后就报出了大运,第一句就是总结了这个命造的一生,跟一生感言似的,他说那个女的,你是个大夫命,最低也得是个赤脚医生,那女的很惊奇的就应承,是是是!我是大夫!连师父接着说,女命以婚姻为准,你是离婚命,两回不到头,X年头婚,这个属猴,姓氏带水,X年离婚,那女的脸红了,说,不错,就是这样的,前夫属猴,姓冯,哎呀妈呀!太准了!连师父毫无反应就说,二婚X年,这个属蛇,姓氏带土,还没说完,那女的差点就蹦起来了,说,哎呀妈呀!真神了,现在这个丈夫就是属蛇的,姓王,师父给看看能到头么?对于打断话,连师父显然很不高兴,很生硬的话语就说,告诉你了二婚不到头,X年就离了……后来独身直至老死,那女人惊得一愣一愣的,她一脸惊愕的说,我和现在老公挺好的啊!怎么会呢?连师父面无表情,好,好就不离了吗?多少如胶似漆最后反目成仇啊……又给她算了别的事,那女人听着也就走了神,给另一个胖胖的男人算的也很奇,连师父说,你这是个铁匠命,但是命里有财,断你得是个大铁匠……那男人笑了,呵呵!差不多,我是开铸造厂的……一句话大家都惊叹了,连师父算他的其他情况都很准,那男人不住的点头,后来给他算婚姻,连师父说,你本事不小啊!碗里有,锅里也有,三妻四妾不错啊!这句话一出,那男人就脸红了,低声说,也算是吧!自从有钱后咱不缺这个……众人都笑,连师父还是面无表情,你啊!最后就是丧命于此,接着就给他算出了死期和病灾,连师父的算法应验率最高,照他的计算,眼前这个胖男人寿限并不长,并且是重病死的,那男人蔫了,众人也都安静了,那男人问连师父能破吗?连师父说,压根就没有能破这回事,阎王爷生死簿上定死了,你给改,你比阎王爷还牛X啊!连师父黑着脸,一字一顿的说出这个话,看着就跟阎王似的。排队轮到我了,我奉上卦礼,就坐在连师父对面一个椅子上,连师父说,报生辰,我就把年月日时给他一说,连师父手上开始掐算,嘴里喃喃自语,就报出了我的八字,我一听确实对,就这个本事也挺神的,万年历这么厚跟记在心里似的,报了四柱报大运,哪年闰几月一清二楚,然后他第一句话就判定这个八字的一生总结,连师父说,这个八字是个僧道命,不是僧就是道,我就问,是为僧好呢?还是为道好?连师父说,看你八字火盛,火盛而身心禅定,还是得为僧,胖和尚瘦道士,你将来心宽体胖,胖和尚不操心……我当时已经经过摸骨神相老师给摸骨了,再经连师父一算八字,没想到劈头就是这一句,我是相当惊叹,连师父接着又给我算了其他的事情,后来验证都很准,包括我的工作,经商,家庭变故,每年的事情,丧父之年和我父亲走时的情况,都很准确,尤其说我父亲去世的事,很神奇,连师父当时就说,这个八字X年丧父,父不得济,临走赶不上,命里无债,父走的快,伺候不着,孝子贤孙出殡漫天雪花银……虽然我极力的开导父亲信仰修行,但是他总是似信非信,并且有时杀生,后来我父亲就是在那年突然急病去世了,天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父亲去世前后就几个小时,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老人生养咱们一场不易,正是床前尽孝,而父亲却是走的那么急,以至于没能让我伺候一天,心痛啊心痛!早上五点多,父亲就吵着说饿,因为在医院,天还没亮呢,哪有东西吃,可父亲就是非要吃东西,好像饿得挺厉害,当时医生说只是轻微的,没事,加上邻病床的几个老太说我,我就出去买吃的去了,正巧一家包子铺刚开始,我就说,多给你钱,赶快给我做点,但是我心里就跟猫爪似的,翻来覆去的难受,拿着包子走到楼下,心里忽然一难受,咯噔一下!我心说坏了!马上就跑,走到跟前我父亲已经咽气了,想起连师父的预言,我感到万念俱灰,沉思了大半年后,下决心要修道探寻生命真谛。对于高师父和连师父都预言我要为僧,但后来我在二十九岁时却成为了道士,这其中还有些渊源,后边将要讲到。连师父算我的流年,每年的经历几乎是定死的,回头看看,基本不差,包括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相处时间长短,都是很言简意赅的精准,有些事情当时不太很信,也听不进去,因为自己按照当时的感觉,不会是那样,可是时过境迁,到了那个点上就出来了,有时我想起连师父的预言,觉得这些年就跟拍戏似的,始终有一种剧情感,并且感到压抑挣扎,对于连师父说的和一些人的缘分性质和时间长短,直至如今虽然已经应验了一部分,可还是想着能够凭一些方法来改变。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出究竟修炼有没有成效,记得一位师父曾讲,修行有没有功效,遇见连瞎子这样的好算家,一算一个准,那你还是白搭。此话实在啊!往世所造的业力,形成了今日的命运际遇,想改造没那么容易,并且是,想学好冤孽找,在佛家就要破四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在道家就要达到复归于无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样才能我命由我不由天!连师父不苟言笑,甚至很少能见到他笑,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用他的话说,没啥可笑的也没啥可哭的……虽然他不爱闲谈,但我还是在那一段,经常的买点他爱吃的东西,为了和他能探讨几句,每次总是在傍晚没人时我才去,晚上住在小旅社里,虽然如此,但是连师父还是不多谈,所以他的话我记得很清楚,但是当时我觉得不可理解,如今想起来,才觉得相当的有味。每天帮他维持秩序的那个年轻女孩,原来是连师父的同居情人,连师父一生结婚两次,都是丧偶,连送了两房妻子丧葬,连师父说起这些很平静,就跟他算别人的事一样,每个老婆都是按照他的预言时间方式走的,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并且事先准备,所以连师父说他没哭过,因为不需要。这个年轻女孩跟着连,引来了四邻八舍的非议,但是连师父自己不在意,他说这是命里的一个小星,她自己懒不想干活,看我这有点钱,就主动跟我,命里注定的跟我有这些缘分,你们别急,你看吧!到X年X月不用我赶,自己就跑了……后来听说果然是那个时间应验了,那女孩突然卷着连的钱消失了,众人说报警,连师父说,报啥警啊!定死的事,这妮子跟一个属狗的孩子跑南边去了,我命里欠她一万五千块钱,加上她平时帮忙,所以她拿走了两万,也是个苦命孩子,跟那个人不地道,拐出去就能给卖喽!娼命,没法啊!连师父依然是那样平静,就好像是议论着茶余饭后。我有时问连师父,为啥不能破呢?连师父说,说破那都是糊弄人的,真能算准,那就是铁了,破了那就是算不准,没有两来事,命这个东西就是种地,你种了茄子能长出辣椒吗?老天爷和阎王爷记录了生死薄,谁能改,你比玉皇还当家啊!我又问僧道算不准的事,连师父说,算过很多和尚道士的命,只有一个不准,别的全部跟平常人一样,不能穿了那身衣裳就是什么了,脱了衣裳还是一个X样!光头未必是和尚,有可能是秃子,长发未必是道士,有可能是疯子!只有一个老和尚,我没算准,因为我算他X年死,他在早三年开始辟谷打坐,后来多活了十年,把我刺激的一年多没算命,后来琢磨透了,人命就是三个基本,禄马羊,禄就是收入,是该你享用的东西,禄尽人就死了,你呼吸的空气都呼吸完了,就得死,寿尽禄不尽,该你享用的还没用完,成植物人还得继续消耗,耗不完不能死,那老和尚就是因为辟谷,禄总也不尽,打坐不动也不消耗,所以延长了寿,不能改变时间的长度,却能改变时间的宽度,所以别的我不信,佛门说的惜福,我信!我又问起为何盲派不传明眼人,连师父面无表情的说,因为算的很残酷,你要是能看见人家脸上难受的表情,就会动主观思想,恐怕也就算不准了,天道无情啊!只是后来连师父的这套东西没能完整传下,有一个本家侄子一目失明,学了一点却不很行,也许就是因为他还能看见一点吧!连师父在他自己的预言时间和方式中,经历了几个月的病痛,安静的走了,医生说他的病换成别人,疼痛会受不了的,而连师父没有很痛苦的样子,除了稍微皱眉忍耐,没有大嚎大叫,他能够坦然面对一切苦乐,他在和命运之间画了一个等号,完美演绎了一个盲派算师的角色,在这个由众业所感的大剧本里,连师父是个本色演员!一切事物都是业力因缘假合而成,而本身是虚幻不实的梦境,所以得之何喜?失之何悲?只是一场电影而已,古德说,水月道场,梦中佛事,身心世界皆是幻城,勿执着勿妄想,努力修行吧!功夫不负有心人,相信终有云开月现的那一天!

关于一些相信迷信所做出来的害人害己的真实事例

1.2002年4月的一天,广东省电白县人谢小丹窜到百色城居民谭某家对谭某说:“你儿子最近有难,在我老家有一个法师算命很准,可以帮助消灾。”并说需要现金8888元和一个男式戒指及一对金耳环拿给法师做封坛物品。谭某信以为真,便交给谢小丹现金8888元及价值2600元的一个戒指和一对金耳环。转眼过了3年,今年4月18日,谢小丹打电话给谭某说3年前封坛的物品已到期,但需要汇一定数额的现金到指定账户才能索回。谭某便按照谢小丹的要求,分4次汇款25332.24元给谢小丹。汇款后不久,谭某感到事情不妙,遂报警。至此,犯罪嫌疑人谢小丹共诈骗钱物共计价值36820.24元。

八字算命有几成真实性

我们都知道每一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有与别人不相同的生辰八字,每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也都是由他出生那一刻一直伴随他知道老死的。所以从算命的角度上来讲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影响着他一生的成长和发展。所以从这一方面来讲通过八字算命的准确性是非常高的。详情可咨询大师微信:5191674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八字算命涉及到了一个人的很多方面,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八字算命都是至关重要的。可能现在很多人在谈到八字算命的时候就会直接想到结婚的时候,因为在现在这个时代结婚的时候八字算命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现在的每一对新人在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双方的家长都会将他们的八字送到算命先生哪里去,算命先生会通过对两个人的生辰八字的测算来看看两个人是否八字相合,如果准备结婚的两个人八字不合的话算命先生就会采取一些方法来破解,因为夫妻之间的八字影响着夫妻之间的感情和整个家庭甚至整个家族的发展。所以说一般情况下双方的家长如果发现两个新人的八字不合的话都会引起重视并且采取一些措施,但是如果两个人的八字相合的话他们就会很快的走进婚姻的殿堂。 其次当结婚的两个人生下一个小孩的时候,给小孩起名字也会用到八字算命。因为每一个小孩在诞生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专属于她的生辰八字,所以在的小孩出生在一般情况下都会将他的生辰八字送到算命先生那里去,在经过算命先生的建议之才给自家的孩子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因为每一个人的名字都是要伴随的他度过一生的,所以每一对父母在给自家孩子取名字的时候也都分外用心,都希望给自家的孩子取一个对他有好处的名字。 八字算命是在中国流传了好几年的一种文化,所以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八字算命都应该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认为八字算命没有科学依据,其实它本身就是一门独立的值得信赖的科学。

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是真实的故事吗

算命的准吗?如果准,有没有真实案例

我就碰到过一个神准的算命师、风水师,经常做香港明星的生意。如果这个算命的是骗子,那么算出来的基本没什么价值。爱因斯坦等科学家认为,时间没有先后顺序,过去、现在、将来没有任何差别,时间推演就像放映电影:结果已经有了,我们只是在演绎已有情节。

算命准的真实经历吓人

我也算过命,但我个人觉得只能作为参考。

真的有算命很准的人吗?

夏仲奇算命故事100例

连瞎子自从拜会了摸骨神相高师父,我对盲派的技法和高人产生了很高的兴趣,我感觉盲派的技法是从古时一脉一脉承传下来的,不是市面上的书籍所能了解的,正因为那是盲派的赖以生存的饭碗,如果不能与自身的饭碗挂钩,因为无关痛痒的事,人是不会痛下决心的,恩师说,不触及皮肤不能触及灵魂,生活中的许多小事,都能说明这个深刻的道理,院里来了一位卖气球的老头,高个子很瘦,吹那种长棍状的气球,用嘴吹起来,一块五毛按大小卖,很多小孩买来玩,就拿起一个也用嘴吹,可是那气球太硬了,我差点吹成痄腮,也没能吹起来,很好奇的就问那老者,您咋能吹起来,那老人面无表情说,我心里咯噔一下,人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做不到的……盲派预测一般是八字批命最多,也有一些独门绝技如摸骨神相,但是八字里也有高有低,什么年上正财祖业传,富贵荣华守田园;若提财官来相助,男女婚姻皆如意,丈夫兴旺妻子贤;年纪轻轻攒大钱。而真有盲派高功夫的老师,全是在心中运算,尤其是断流年诸事,甚至精确到一些事情的经历细节,甚至还能够断出一个人的婚姻配偶姓氏属相和准确的婚年离婚年,甚至破身同居年,使人不得不服气命运的道理。父母情况,何年破身同居,配偶姓氏属相方向,二婚配偶姓氏属相方向,桃花外遇,一生定论职业,准确的断出一生伤灾病灾意外灾,比如得济不得济,就是父母临终在不在身旁和自己临终儿女在不在身旁,死亡时天气。这五点是盲派高人的看家本领,也是命数算法的至高境界,传说邵夫子的铁板神数和皇极神数能够精确到很细微的境界,但是今世很难见到这个算法,倒是盲派还有一些高人隐居山野,但盲派不传明眼的规矩也使此术越来越令人担忧了。最早是在母亲讲述的经历中,知道并好奇盲派的算法的。我母亲跟我讲了她早年请西北门瞎老太太算命的事,说是西北门那里下土路几里地有个瞎老太,房子外边都是灌木丛,听着描述的这个环境就很恐怖,房子里住着一个双目失明的瞎老太太,生下来就瞎的老人,从小家里为了使她能养活自己,就请了盲派高人,住在家里,心传口授的教导了她这套算命绝技,她算命就收五块钱了,给我母亲算的家庭诸方面情况如同亲见,别的记不得了,就有两句记得很清楚,并且因此和瞎老太发生了争执,她按口诀说,人家生孩你当娘,当时我母亲还未谈恋爱呢,听到这个能不恼么,当时就吵了起来,因为婶子英年早逝,养不起,堂妹来时就上小学,进门就改口喊娘,还真是人家栽树她乘凉了,母亲当时就惊叹,瞎老太算的果然准啊!瞎老太说我姥姥得不了我母亲的济,走到跟前不吭气,走到跟前不吭声,后来我姥姥去世时,我母亲看守了一天一夜,轮到她吃饭,刚出门没多久,就接到电话说我姥姥不行了,赶紧赶过去,走到跟前,姥姥就咽气了,真是万般皆由命,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明白就是放不下,正巧遇见了一位修密的佛友,那佛友当时也是好心啊!用法后据她说,俩人关系确实很好,自己也觉得没事的,可是到了连瞎子算定的日期,突然他男友就像中魔一样,在大街上因为一点小事和人家打架,失手捅伤了人家,当时就被抓了起来,那女的哭着想等着,可是她家里老人不愿意啊!人家挺老实也挺体贴,后来前男友出狱,她孩子都出生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命运突变,还是没有跑掉,认为什么都好似紧紧抓在自己手里,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抓不住,我听了这个讲述,就觉得这个连瞎子很神,打听了确切地址,抽空我就搭车访去了。连师父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住在一个小康楼里,房子很大也很漂亮,我去时那屋子里多的数不清的人,连师父算命要三十六块钱一个男命,他说是女命麻烦事,我想也可能女人比较啰嗦吧!连师父就坐在一个很大的椅子上,他倚靠在椅子背上,很放松的状态也很潇洒,穿的很得体,我在后边排着队,就发现总是有一个年轻女孩,帮助排号维持秩序,连师父算一个男命大概二十分钟,略一思索张口就说,那是一斧子砍个橛子,挨到前边时候,我就大约的听准了几个命例,一个中年妇女算命,连师父听了生辰,就说出了四柱干支,然后就报出了大运,第一句就是总结了这个命造的一生,跟一生感言似的,你是个大夫命,那女的很惊奇的就应承,你是离婚命,姓氏带水,前夫属猴,连师父毫无反应就说,二婚X年,姓氏带土,还没说完,那女的差点就蹦起来了,说,哎呀妈呀!现在这个丈夫就是属蛇的,姓王,师父给看看能到头么?对于打断话,连师父显然很不高兴,很生硬的话语就说,告诉你了二婚不到头,X年就离了……后来独身直至老死,那女人惊得一愣一愣的,她一脸惊愕的说,我和现在老公挺好的啊!多少如胶似漆最后反目成仇啊……又给她算了别的事,那女人听着也就走了神,给另一个胖胖的男人算的也很奇,你这是个铁匠命,断你得是个大铁匠……那男人笑了,我是开铸造厂的……一句话大家都惊叹了,连师父算他的其他情况都很准,那男人不住的点头,后来给他算婚姻,你本事不小啊!三妻四妾不错啊!那男人就脸红了,低声说,自从有钱后咱不缺这个……众人都笑,连师父还是面无表情,最后就是丧命于此,接着就给他算出了死期和病灾,连师父的算法应验率最高,眼前这个胖男人寿限并不长,并且是重病死的,那男人蔫了,众人也都安静了,那男人问连师父能破吗?压根就没有能破这回事,阎王爷生死簿上定死了,你比阎王爷还牛X啊!连师父黑着脸,一字一顿的说出这个话,看着就跟阎王似的。排队轮到我了,我奉上卦礼,就坐在连师父对面一个椅子上,我就把年月日时给他一说,连师父手上开始掐算,嘴里喃喃自语,就报出了我的八字,我一听确实对,就这个本事也挺神的,万年历这么厚跟记在心里似的,哪年闰几月一清二楚,然后他第一句话就判定这个八字的一生总结,这个八字是个僧道命,不是僧就是道,我就问,连师父说,胖和尚瘦道士,你将来心宽体胖。老太说我,我就出去买吃的去了,赶快给我做点,但是我心里就跟猫爪似的,翻来覆去的难受,拿着包子走到楼下,心里忽然一难受,咯噔一下!马上就跑,走到跟前我父亲已经咽气了,我感到万念俱灰,下决心要修道探寻生命真谛。对于高师父和连师父都预言我要为僧,后边将要讲到。连师父算我的流年,每年的经历几乎是定死的,回头看看,有些事情当时不太很信,因为自己按照当时的感觉,有时我想起连师父的预言,觉得这些年就跟拍戏似的,始终有一种剧情感,并且感到压抑挣扎,对于连师父说的和一些人的缘分性质和时间长短,直至如今虽然已经应验了一部分,可还是想着能够凭一些方法来改变。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出究竟修炼有没有成效,记得一位师父曾讲,修行有没有功效,遇见连瞎子这样的好算家,那你还是白搭。往世所造的业力,形成了今日的命运际遇,想改造没那么容易,想学好冤孽找,连师父不苟言笑,甚至很少能见到他笑,用他的话说,没啥可笑的也没啥可哭的……虽然他不爱闲谈,经常的买点他爱吃的东西,每次总是在傍晚没人时我才去,晚上住在小旅社里,但是连师父还是不多谈,所以他的话我记得很清楚,但是当时我觉得不可理解,如今想起来,才觉得相当的有味。每天帮他维持秩序的那个年轻女孩,原来是连师父的同居情人,连师父一生结婚两次,连送了两房妻子丧葬,连师父说起这些很平静,就跟他算别人的事一样,每个老婆都是按照他的预言时间方式走的,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并且事先准备,所以连师父说他没哭过,这个年轻女孩跟着连,但是连师父自己不在意,他说这是命里的一个小星,她自己懒不想干活,命里注定的跟我有这些缘分,自己就跑了……后来听说果然是那个时间应验了,那女孩突然卷着连的钱消失了,众人说报警,定死的事,这妮子跟一个属狗的孩子跑南边去了,加上她平时帮忙,也是个苦命孩子,连师父依然是那样平静,就好像是议论着茶余饭后。我有时问连师父,说破那都是糊弄人的,真能算准,破了那就是算不准,没有两来事,命这个东西就是种地,老天爷和阎王爷记录了生死薄,我又问僧道算不准的事,连师父说,算过很多和尚道士的命,不能穿了那身衣裳就是什么了,脱了衣裳还是一个X样!光头未必是和尚,有可能是秃子,长发未必是道士,我没算准,因为我算他X年死,他在早三年开始辟谷打坐,把我刺激的一年多没算命,后来琢磨透了,该你享用的还没用完,成植物人还得继续消耗,耗不完不能死,那老和尚就是因为辟谷,打坐不动也不消耗,佛门说的惜福,我又问起为何盲派不传明眼人,连师父面无表情的说。

周易算命,准的例子。

连瞎子自从拜会了摸骨神相高师父,我对盲派的技法和高人产生了很高的兴趣,我感觉盲派的技法是从古时一脉一脉承传下来的,含有很多的真实性与绝密性,不是市面上的书籍所能了解的,正因为那是盲派的赖以生存的饭碗,所以才会精益求精,许多的生存技能,如果不能与自身的饭碗挂钩,是很难达到高层次的,因为无关痛痒的事,人是不会痛下决心的,恩师说,不触及皮肤不能触及灵魂,此话大有深意!生活中的许多小事,都能说明这个深刻的道理,一次,院里来了一位卖气球的老头,大概有70多岁,高个子很瘦,吹那种长棍状的气球,用嘴吹起来,然后用手握成各种形状,一块五毛按大小卖,很多小孩买来玩,我看着好玩,就拿起一个也用嘴吹,可是那气球太硬了,我差点吹成痄腮,也没能吹起来,很好奇的就问那老者,我说,您咋能吹起来,我咋吹不动呢?那老人面无表情说,你不缺吃。一句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唉!真理啊!人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没到那个份上,到那个地步,没有做不到的……盲派预测一般是八字批命最多,也有一些独门绝技如摸骨神相,但是不多,最多的还是八字,但是八字里也有高有低,低层次的就是许多的条子,也就是一套一套的口诀,什么年上正财祖业传,富贵荣华守田园;若提财官来相助,品格高尚职升迁;男女婚姻皆如意,丈夫兴旺妻子贤;身旺财旺更为福,年纪轻轻攒大钱。而真有盲派高功夫的老师,那是天渊之别。从最初的不用万年历排八字,起大运。到断流年大运,断官财婚病灾,全是在心中运算,张口断来,尤其是断流年诸事,哪年高哪年低,哪年有个啥运气,不仅准而且细,就如同亲眼所见,很是神奇。甚至精确到一些事情的经历细节,甚至还能够断出一个人的婚姻配偶姓氏属相和准确的婚年离婚年,甚至破身同居年,使人不得不服气命运的道理。盲派最擅长和最高级的断法有几种最神,一,过三关,当然是真正的三关,不是江湖技巧,父母情况,弟兄几个,儿女几个,准而快。二,婚姻,当然不是似是而非的两来话,何年破身同居,何年结婚,配偶姓氏属相方向,何年离婚丧偶,二婚配偶姓氏属相方向,桃花外遇,三,发迹年与行业,一生定论职业,升官年罢官年,发财年破财年,财总数,官总度,四,伤病灾,准确的断出一生伤灾病灾意外灾,应验年份甚至月份,五,生死期,死亡状况,死法,死亡时间,比如得济不得济,就是父母临终在不在身旁和自己临终儿女在不在身旁,死亡时天气。这五点是盲派高人的看家本领,也是命数算法的至高境界,传说邵夫子的铁板神数和皇极神数能够精确到很细微的境界,如了凡四训里了凡先生那样,但是今世很难见到这个算法,倒是盲派还有一些高人隐居山野,但盲派不传明眼的规矩也使此术越来越令人担忧了。最早是在母亲讲述的经历中,知道并好奇盲派的算法的。我母亲跟我讲了她早年请西北门瞎老太太算命的事,很神奇。说是西北门那里下土路几里地有个瞎老太,房子像地窖一样,半截埋在土地里,房子外边都是灌木丛,听着描述的这个环境就很恐怖,房子里住着一个双目失明的瞎老太太,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生下来就瞎的老人,从小家里为了使她能养活自己,就请了盲派高人,住在家里,心传口授的教导了她这套算命绝技,当时是七几年,她算命就收五块钱了,那是相当贵的,给我母亲算的家庭诸方面情况如同亲见,别的记不得了,就有两句记得很清楚,并且因此和瞎老太发生了争执,她按口诀说,人家栽树你乘凉,人家生孩你当娘,当时我母亲还未谈恋爱呢,听到这个能不恼么,当时就吵了起来,不欢而散,但是后来,我都上到高中了,因为婶子英年早逝,而叔家孩子多,养不起,就这样一个堂妹就过继给了俺家,堂妹来时就上小学,进门就改口喊娘,还真是人家栽树她乘凉了,母亲当时就惊叹,瞎老太算的果然准啊!还有一件就是,瞎老太说我姥姥得不了我母亲的济,她说,紧一阵慢一阵,走到跟前不吭气,紧一绷慢一绷,走到跟前不吭声,后来我姥姥去世时,我母亲看守了一天一夜,轮到她吃饭,刚出门没多久,就接到电话说我姥姥不行了,赶紧赶过去,走到跟前,姥姥就咽气了,真是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啊!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在听我母亲讲述后,第二天我就拉着一位朋友,赴西北门寻访瞎老太了,可是人家家人说,瞎老太去世多少年了,早就没人问起过了,冷不丁的一问还怪吓人的,她的算法没传下来,原因是没有失明的后人,唉!可惜啊!后来见到过很多位盲派算命艺人,行话叫暗金,但是都没有那么神,本以为盲派绝技早已失传了呢,直到后来访到连师父,才真正的见识了传说中的盲派算法。那是一个道友讲述的,她说是经X县连瞎子算出和谈了几年的男友要分手,并且是在某月某日,就这天分开,她见识过连瞎子的算命手段,向来是弹无虚发,所以很恐慌,就请连瞎子破解破解,但是人家连瞎子说了,死规矩,不能破,命里定死的事,谁也破不掉,所以这个女的就去寺院寻求帮助,寺院里的尼师给她讲了半天因缘果报,劝她放下,随缘,就是劝不住,什么都明白就是放不下,正巧遇见了一位修密的佛友,那佛友当时也是好心啊!就给施了个法,用法后据她说,俩人关系确实很好,比以往更好,自己也觉得没事的,可是到了连瞎子算定的日期,就是那一月那一天,突然他男友就像中魔一样,在大街上因为一点小事和人家打架,失手捅伤了人家,当时就被抓了起来,判了三年有期徒刑,那女的哭着想等着,可是她家里老人不愿意啊!就给介绍了一个对象,人家挺老实也挺体贴,就这么地结婚了,后来前男友出狱,她孩子都出生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命运突变,还是没有跑掉,人都是这样,总想着自己要怎样怎样,认为什么都好似紧紧抓在自己手里,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抓不住,一切事物就是因缘假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无常啊无常!我听了这个讲述,就觉得这个连瞎子很神,打听了确切地址,抽空我就搭车访去了。 连师父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住在一个小康楼里,房子很大也很漂亮,明窗净几的很干净,我去时那屋子里多的数不清的人,连师父算命要三十六块钱一个男命,四十八块钱一个女命,他说是女命麻烦事,我想也可能女人比较啰嗦吧!连师父就坐在一个很大的椅子上,软靠背软扶手,他倚靠在椅子背上,很放松的状态也很潇洒,穿的很得体,蓝色中山装,戴黑色眼镜,我在后边排着队,就发现总是有一个年轻女孩,帮助排号维持秩序,跟服务员似的,连师父算一个男命大概二十分钟,算一个女命半小时,略一思索张口就说,那是一斧子砍个橛子,跟快刀斩乱麻似的。挨到前边时候,我就大约的听准了几个命例,一个中年妇女算命,连师父听了生辰,掐了大约三分钟,就说出了四柱干支,然后就报出了大运,第一句就是总结了这个命造的一生,跟一生感言似的,他说那个女的,你是个大夫命,最低也得是个赤脚医生,那女的很惊奇的就应承,是是是!我是大夫!连师父接着说,女命以婚姻为准,你是离婚命,两回不到头,X年头婚,这个属猴,姓氏带水,X年离婚,那女的脸红了,说,不错,就是这样的,前夫属猴,姓冯,哎呀妈呀!太准了!连师父毫无反应就说,二婚X年,这个属蛇,姓氏带土,还没说完,那女的差点就蹦起来了,说,哎呀妈呀!真神了,现在这个丈夫就是属蛇的,姓王,师父给看看能到头么?对于打断话,连师父显然很不高兴,很生硬的话语就说,告诉你了二婚不到头,X年就离了……后来独身直至老死,那女人惊得一愣一愣的,她一脸惊愕的说,我和现在老公挺好的啊!怎么会呢?连师父面无表情,好,好就不离了吗?多少如胶似漆最后反目成仇啊……又给她算了别的事,那女人听着也就走了神,给另一个胖胖的男人算的也很奇,连师父说,你这是个铁匠命,但是命里有财,断你得是个大铁匠……那男人笑了,呵呵!差不多,我是开铸造厂的……一句话大家都惊叹了,连师父算他的其他情况都很准,那男人不住的点头,后来给他算婚姻,连师父说,你本事不小啊!碗里有,锅里也有,三妻四妾不错啊!这句话一出,那男人就脸红了,低声说,也算是吧!自从有钱后咱不缺这个……众人都笑,连师父还是面无表情,你啊!最后就是丧命于此,接着就给他算出了死期和病灾,连师父的算法应验率最高,照他的计算,眼前这个胖男人寿限并不长,并且是重病死的,那男人蔫了,众人也都安静了,那男人问连师父能破吗?连师父说,压根就没有能破这回事,阎王爷生死簿上定死了,你给改,你比阎王爷还牛X啊!连师父黑着脸,一字一顿的说出这个话,看着就跟阎王似的。排队轮到我了,我奉上卦礼,就坐在连师父对面一个椅子上,连师父说,报生辰,我就把年月日时给他一说,连师父手上开始掐算,嘴里喃喃自语,就报出了我的八字,我一听确实对,就这个本事也挺神的,万年历这么厚跟记在心里似的,报了四柱报大运,哪年闰几月一清二楚,然后他第一句话就判定这个八字的一生总结,连师父说,这个八字是个僧道命,不是僧就是道,我就问,是为僧好呢?还是为道好?连师父说,看你八字火盛,火盛而身心禅定,还是得为僧,胖和尚瘦道士,你将来心宽体胖,胖和尚不操心……我当时已经经过摸骨神相老师给摸骨了,再经连师父一算八字,没想到劈头就是这一句,我是相当惊叹,连师父接着又给我算了其他的事情,后来验证都很准,包括我的工作,经商,家庭变故,每年的事情,丧父之年和我父亲走时的情况,都很准确,尤其说我父亲去世的事,很神奇,连师父当时就说,这个八字X年丧父,父不得济,临走赶不上,命里无债,父走的快,伺候不着,孝子贤孙出殡漫天雪花银……虽然我极力的开导父亲信仰修行,但是他总是似信非信,并且有时杀生,后来我父亲就是在那年突然急病去世了,天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父亲去世前后就几个小时,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老人生养咱们一场不易,正是床前尽孝,而父亲却是走的那么急,以至于没能让我伺候一天,心痛啊心痛!早上五点多,父亲就吵着说饿,因为在医院,天还没亮呢,哪有东西吃,可父亲就是非要吃东西,好像饿得挺厉害,当时医生说只是轻微的,没事,加上邻病床的几个老太说我,我就出去买吃的去了,正巧一家包子铺刚开始,我就说,多给你钱,赶快给我做点,但是我心里就跟猫爪似的,翻来覆去的难受,拿着包子走到楼下,心里忽然一难受,咯噔一下!我心说坏了!马上就跑,走到跟前我父亲已经咽气了,想起连师父的预言,我感到万念俱灰,沉思了大半年后,下决心要修道探寻生命真谛。对于高师父和连师父都预言我要为僧,但后来我在二十九岁时却成为了道士,这其中还有些渊源,后边将要讲到。连师父算我的流年,每年的经历几乎是定死的,回头看看,基本不差,包括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相处时间长短,都是很言简意赅的精准,有些事情当时不太很信,也听不进去,因为自己按照当时的感觉,不会是那样,可是时过境迁,到了那个点上就出来了,有时我想起连师父的预言,觉得这些年就跟拍戏似的,始终有一种剧情感,并且感到压抑挣扎,对于连师父说的和一些人的缘分性质和时间长短,直至如今虽然已经应验了一部分,可还是想着能够凭一些方法来改变。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出究竟修炼有没有成效,记得一位师父曾讲,修行有没有功效,遇见连瞎子这样的好算家,一算一个准,那你还是白搭。此话实在啊!往世所造的业力,形成了今日的命运际遇,想改造没那么容易,并且是,想学好冤孽找,在佛家就要破四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在道家就要达到复归于无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样才能我命由我不由天!连师父不苟言笑,甚至很少能见到他笑,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用他的话说,没啥可笑的也没啥可哭的……虽然他不爱闲谈,但我还是在那一段,经常的买点他爱吃的东西,为了和他能探讨几句,每次总是在傍晚没人时我才去,晚上住在小旅社里,虽然如此,但是连师父还是不多谈,所以他的话我记得很清楚,但是当时我觉得不可理解,如今想起来,才觉得相当的有味。每天帮他维持秩序的那个年轻女孩,原来是连师父的同居情人,连师父一生结婚两次,都是丧偶,连送了两房妻子丧葬,连师父说起这些很平静,就跟他算别人的事一样,每个老婆都是按照他的预言时间方式走的,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并且事先准备,所以连师父说他没哭过,因为不需要。这个年轻女孩跟着连,引来了四邻八舍的非议,但是连师父自己不在意,他说这是命里的一个小星,她自己懒不想干活,看我这有点钱,就主动跟我,命里注定的跟我有这些缘分,你们别急,你看吧!到X年X月不用我赶,自己就跑了……后来听说果然是那个时间应验了,那女孩突然卷着连的钱消失了,众人说报警,连师父说,报啥警啊!定死的事,这妮子跟一个属狗的孩子跑南边去了,我命里欠她一万五千块钱,加上她平时帮忙,所以她拿走了两万,也是个苦命孩子,跟那个人不地道,拐出去就能给卖喽!娼命,没法啊!连师父依然是那样平静,就好像是议论着茶余饭后。我有时问连师父,为啥不能破呢?连师父说,说破那都是糊弄人的,真能算准,那就是铁了,破了那就是算不准,没有两来事,命这个东西就是种地,你种了茄子能长出辣椒吗?老天爷和阎王爷记录了生死薄,谁能改,你比玉皇还当家啊!我又问僧道算不准的事,连师父说,算过很多和尚道士的命,只有一个不准,别的全部跟平常人一样,不能穿了那身衣裳就是什么了,脱了衣裳还是一个X样!光头未必是和尚,有可能是秃子,长发未必是道士,有可能是疯子!只有一个老和尚,我没算准,因为我算他X年死,他在早三年开始辟谷打坐,后来多活了十年,把我刺激的一年多没算命,后来琢磨透了,人命就是三个基本,禄马羊,禄就是收入,是该你享用的东西,禄尽人就死了,你呼吸的空气都呼吸完了,就得死,寿尽禄不尽,该你享用的还没用完,成植物人还得继续消耗,耗不完不能死,那老和尚就是因为辟谷,禄总也不尽,打坐不动也不消耗,所以延长了寿,不能改变时间的长度,却能改变时间的宽度,所以别的我不信,佛门说的惜福,我信!我又问起为何盲派不传明眼人,连师父面无表情的说,因为算的很残酷,你要是能看见人家脸上难受的表情,就会动主观思想,恐怕也就算不准了,天道无情啊!只是后来连师父的这套东西没能完整传下,有一个本家侄子一目失明,学了一点却不很行,也许就是因为他还能看见一点吧!连师父在他自己的预言时间和方式中,经历了几个月的病痛,安静的走了,医生说他的病换成别人,疼痛会受不了的,而连师父没有很痛苦的样子,除了稍微皱眉忍耐,没有大嚎大叫,他能够坦然面对一切苦乐,他在和命运之间画了一个等号,完美演绎了一个盲派算师的角色,在这个由众业所感的大剧本里,连师父是个本色演员!一切事物都是业力因缘假合而成,而本身是虚幻不实的梦境,所以得之何喜?失之何悲?只是一场电影而已,古德说,水月道场,梦中佛事,身心世界皆是幻城,勿执着勿妄想,努力修行吧!功夫不负有心人,相信终有云开月现的那一天!

关于一些相信迷信所做出来的害人害己的真实事例

广东省电白县人谢小丹窜到百色城居民谭某家对谭某说:你儿子最近有难“在我老家有一个法师算命很准,可以帮助消灾,并说需要现金8888元和一个男式戒指及一对金耳环拿给法师做封坛物品。谭某信以为真”便交给谢小丹现金8888元及价值2600元的一个戒指和一对金耳环。谢小丹打电话给谭某说3年前封坛的物品已到期,但需要汇一定数额的现金到指定账户才能索回,分4次汇款25332.24元给谢小丹。

八字算命有几成真实性

我们都知道每一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有与别人不相同的生辰八字,每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也都是由他出生那一刻一直伴随他知道老死的。所以从算命的角度上来讲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影响着他一生的成长和发展。所以从这一方面来讲通过八字算命的准确性是非常高的。5191674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八字算命涉及到了一个人的很多方面,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八字算命都是至关重要的。可能现在很多人在谈到八字算命的时候就会直接想到结婚的时候,因为在现在这个时代结婚的时候八字算命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现在的每一对新人在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双方的家长都会将他们的八字送到算命先生哪里去,算命先生会通过对两个人的生辰八字的测算来看看两个人是否八字相合,如果准备结婚的两个人八字不合的话算命先生就会采取一些方法来破解,所以说一般情况下双方的家长如果发现两个新人的八字不合的话都会引起重视并且采取一些措施,但是如果两个人的八字相合的话他们就会很快的走进婚姻的殿堂。给小孩起名字也会用到八字算命。因为每一个小孩在诞生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专属于她的生辰八字,所以在的小孩出生在一般情况下都会将他的生辰八字送到算命先生那里去。

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是真实的故事吗

免费八字算命

微信公众号